“嗯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许南汐在睡梦中好像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她太困了,只是皱了皱眉,连眼睛也不想睁开。

    可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她不耐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门缝里透进来客厅的灯光。

    不亮,但足以让她看清许北扬曲起一条腿,靠坐在她床边,一边舔着她的手指一边自慰的下作模样。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她惊吓着要把手收回来,却被徐北扬攥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姐姐,醒了?”

    他嘴角还带着笑,一点都没有被撞破的尴尬和惊慌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许南汐在睡梦中好像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她太困了,只是皱了皱眉,连眼睛也不想睁开。

    可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她不耐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门缝里透进来客厅的灯光。

    不亮,但足以让她看清许北扬曲起一条腿,靠坐在她床边,一边舔着她的手指一边自慰的下作模样。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她惊吓着要把手收回来,却被徐北扬攥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姐姐,醒了?”

    他嘴角还带着笑,一点都没有被撞破的尴尬和惊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