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3没有应声。上班,痛苦,烦,他都不懂。

    盛嘉楠给自己打气:“今年好好努力,争取年终奖多拿点,尽快攒够钱给你升级感官系统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便推开693站直了,打开电脑开始整理明天早晨例会要讲的内容。

    每个周日晚上,她都会仔细过一遍下周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她过得尤其认真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周一早晨的例会上,鮟鱇鱼把ViYe请来了。

    为了在Vi面前显得专业且敬业,鮟鱇鱼在会上不断盘问盛嘉楠两周后朗臻发布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水平有限,提不出什么方向上的建设X意见,只能揪着小细节不放,譬如座位席卡的尺寸,媒T的车马费由谁来给,灯光师安排了几个。

    盛嘉楠全部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开完会已经快到12点,会上全程无话的Vi召唤大家一起去吃饭,他请客。

    糟了。

    盛嘉楠完全忘记今天中午还有营业饭局,她是带着693做的便当来上班的。

    为了不浪费,盛嘉楠一边跟大家一起往楼下的商场里走,一边给程隽发信息,问她要不要吃便当。

    693没有应声。上班,痛苦,烦,他都不懂。

    盛嘉楠给自己打气:“今年好好努力,争取年终奖多拿点,尽快攒够钱给你升级感官系统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便推开693站直了,打开电脑开始整理明天早晨例会要讲的内容。

    每个周日晚上,她都会仔细过一遍下周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她过得尤其认真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周一早晨的例会上,鮟鱇鱼把ViYe请来了。

    为了在Vi面前显得专业且敬业,鮟鱇鱼在会上不断盘问盛嘉楠两周后朗臻发布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水平有限,提不出什么方向上的建设X意见,只能揪着小细节不放,譬如座位席卡的尺寸,媒T的车马费由谁来给,灯光师安排了几个。

    盛嘉楠全部对答如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