翠柏小说网>历史小说>【网王】愚人颂ー仁王萌兆 > 不见棺材不掉泪(二)
    我们真的太年轻,总以单方面思考,

    衡量许多事情。生活单纯的人,网球,

    都能够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原以为感情世界,我也可以生活简单。

    所谓的第三者,或许也只是别人做,

    她的确是了,但她也是我朋友的妹妹。

    就这麽,对於第三者的定义变得模糊。我或许正在为这角sE护短吧!

    不对,是我想护她,因为我,我……

    我实在对你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仁王狠絏他的运动衣领,狂妄语气中隐藏的愤怒,不知是针对那个劈腿的男友,还是眼前的真田。

    就算你对社队贡献再多,我就是看你不顺眼。

    我们真的太年轻,总以单方面思考,

    衡量许多事情。生活单纯的人,网球,

    都能够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原以为感情世界,我也可以生活简单。

    所谓的第三者,或许也只是别人做,

    她的确是了,但她也是我朋友的妹妹。

    就这麽,对於第三者的定义变得模糊。我或许正在为这角sE护短吧!

    不对,是我想护她,因为我,我……

    我实在对你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仁王狠絏他的运动衣领,狂妄语气中隐藏的愤怒,不知是针对那个劈腿的男友,还是眼前的真田。

    就算你对社队贡献再多,我就是看你不顺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