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次做完季玟屁股肿了两天,还好扩张充分并没受伤,只是脖子上惨烈的咬痕叫他上课不得不粘着创可贴。

    “教练,”白映棠忍了一节课,还是问出来了,“你的脖子是怎么弄的?好多创可贴。”

    季玟挑眉,微笑道:“家里进了虫,睡觉时被咬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拐下楼,季玟看着停车场的奔驰GLS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今年的新车,落地价一百二十万。

    看来车里这位就是顾南珩啊。

    车缓缓开到白映棠身边,季玟摸摸鼻子,找到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俱乐部对面新开了家奶茶店,给昱宸带回去尝尝。

    到家时已经七点了,季玟打开门,被沈昱宸抱了满怀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做完后,沈昱宸的黏人程度直线上升,在家里的一切活动都要抱在一起一起,不能抱着的就寸步不离地跟着,连上厕所的宝贵独处时间都是季玟争取来的——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:下周五的晚上,要剃毛。

    能让沈昱宸特意要求的,自然不是哪里的汗毛,他说的地方,是季玟的耻骨。

    那次做完季玟屁股肿了两天,还好扩张充分并没受伤,只是脖子上惨烈的咬痕叫他上课不得不粘着创可贴。

    “教练,”白映棠忍了一节课,还是问出来了,“你的脖子是怎么弄的?好多创可贴。”

    季玟挑眉,微笑道:“家里进了虫,睡觉时被咬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拐下楼,季玟看着停车场的奔驰GLS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今年的新车,落地价一百二十万。

    看来车里这位就是顾南珩啊。

    车缓缓开到白映棠身边,季玟摸摸鼻子,找到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俱乐部对面新开了家奶茶店,给昱宸带回去尝尝。

    到家时已经七点了,季玟打开门,被沈昱宸抱了满怀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做完后,沈昱宸的黏人程度直线上升,在家里的一切活动都要抱在一起一起,不能抱着的就寸步不离地跟着,连上厕所的宝贵独处时间都是季玟争取来的——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:下周五的晚上,要剃毛。

    能让沈昱宸特意要求的,自然不是哪里的汗毛,他说的地方,是季玟的耻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