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大离家很近,沈昱宸还是办了住宿——军训时似乎不允许走读。

    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,到肩胛骨的位置,接吻时可以像撸毛一样撸沈昱宸的头发,不过大部分时间沈昱宸吻得都又凶又急,吻技简直飞速提升,季玟常常被吻的缺氧去轻轻扯弟弟头发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。

    “……唔……军训可以留长发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沈昱宸黏黏糊糊的又凑上来吻他,将人亲的七荤八素的,才替季玟系好安全带,一脚油门开到A大。

    今天报道在正大门,显然后门的偏僻小路是不会有人的,季玟看了看时间,解开安全带埋到沈昱宸跨间——

    刚刚接吻时那里就已经硬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季玟用牙齿咬开拉链,再慢慢咬下内裤,感受着灼热巨大的性器弹出拍打在脸上的感觉,他吞咽着口水:“求,求主人让狗狗吃肉棒。”

    沈昱宸看着他笑,纡尊降贵地伸手按了按他的头::“乖狗狗,吃吧。”

    季玟兴奋地张大嘴,吞下半根性器,舌头舔舐着柱身,仿佛在吃什么珍馐美馔一般,吞咽着溢出的清液。

    A大离家很近,沈昱宸还是办了住宿——军训时似乎不允许走读。

    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,到肩胛骨的位置,接吻时可以像撸毛一样撸沈昱宸的头发,不过大部分时间沈昱宸吻得都又凶又急,吻技简直飞速提升,季玟常常被吻的缺氧去轻轻扯弟弟头发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。

    “……唔……军训可以留长发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沈昱宸黏黏糊糊的又凑上来吻他,将人亲的七荤八素的,才替季玟系好安全带,一脚油门开到A大。

    今天报道在正大门,显然后门的偏僻小路是不会有人的,季玟看了看时间,解开安全带埋到沈昱宸跨间——

    刚刚接吻时那里就已经硬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季玟用牙齿咬开拉链,再慢慢咬下内裤,感受着灼热巨大的性器弹出拍打在脸上的感觉,他吞咽着口水:“求,求主人让狗狗吃肉棒。”

    沈昱宸看着他笑,纡尊降贵地伸手按了按他的头::“乖狗狗,吃吧。”

    季玟兴奋地张大嘴,吞下半根性器,舌头舔舐着柱身,仿佛在吃什么珍馐美馔一般,吞咽着溢出的清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