遮瑕膏到了。

    季玟对着镜子,不太熟练地用手指拍开,由于操作不当,在脖子上卡粉卡的厉害,沈昱宸来上厕所,正好看到季玟在研究什么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季玟听着沈昱宸小便的声音,不知想到了什么,耳朵发红。

    “遮瑕膏,你咬的太重了,我总不能一直贴着创可贴吧。”

    沈昱宸从身后环住他,两手凑到洗手池前洗手。

    沈昱宸手很长,此时交错在一起涂满泡沫让季玟不动声色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沈昱宸并没发觉,他专心擦干手,接过季玟手里的东西,专心看着瓶身的说明书。

    “我会了!”沈昱宸看起来很有信心,他沾湿化妆棉,轻轻擦掉季玟自己弄的,露出两个斑驳,发紫发红的齿痕。

    膏体被指腹润开,一层一层遮住近乎施虐的痕迹。

    确实不太能看出来,季玟很满意,奖励地给弟弟一个吻。

    “下午去4S店吗?”

    遮瑕膏到了。

    季玟对着镜子,不太熟练地用手指拍开,由于操作不当,在脖子上卡粉卡的厉害,沈昱宸来上厕所,正好看到季玟在研究什么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季玟听着沈昱宸小便的声音,不知想到了什么,耳朵发红。

    “遮瑕膏,你咬的太重了,我总不能一直贴着创可贴吧。”

    沈昱宸从身后环住他,两手凑到洗手池前洗手。

    沈昱宸手很长,此时交错在一起涂满泡沫让季玟不动声色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沈昱宸并没发觉,他专心擦干手,接过季玟手里的东西,专心看着瓶身的说明书。

    “我会了!”沈昱宸看起来很有信心,他沾湿化妆棉,轻轻擦掉季玟自己弄的,露出两个斑驳,发紫发红的齿痕。

    膏体被指腹润开,一层一层遮住近乎施虐的痕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