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驰没让季玟多等,很快便来了,他背着黑包,探头探脑看了几眼,钻进了棋牌室后身的一辆无牌照捷达里,季玟才注意到这辆停的隐蔽的车,等了十分钟,沈驰下来离开了,黑包留在车上了。捷达没走,季玟便也留在原地,没一会儿又钻上去一提着手提箱的男人,季玟蹲着半个小时的空,这车接待了四个人。

    再等下去沈昱宸要生气了,季玟钻出胡同,附近有家肯德基,季玟买了一盒蛋挞一杯玉米汁打算抄近路回家。

    季玟前脚进胡同,后脚胡同就被辆车堵住了,下来四个彪形大汉,个个穿着批发西装,团团围住季玟。

    安保这么严格,沈驰刚刚就是在还钱吧。

    “各位,”季玟叹了口气举起双手,“我什么也没看见,你们知道的,那车停在那里连牌照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举起手才发觉手上还提着吃的,季玟不动声色放下手,将肯德基藏在背后。

    彪形大汉之一开口道:“那就和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这人开口一股粤语味,季玟自然不可能和他们走,“这可不行大哥,你看你看,我儿子点名要吃的蛋挞,小孩还等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那人翻了个白眼,上来就扯季玟,季玟连忙将蛋挞玉米汁放在地上,侧腰回身顶了他一下,余下三人见季玟扭身顶翻一人,纷纷扑上去。

    季玟趁乱闪身送肘又将一人干翻在地,一记直拳生猛地怼上第三人肋骨,下蹲避过攻来的手臂,单手翻起身,膝击第四人。

    过了几招那四人知道不是对手,警惕地退回车边。

    沈驰没让季玟多等,很快便来了,他背着黑包,探头探脑看了几眼,钻进了棋牌室后身的一辆无牌照捷达里,季玟才注意到这辆停的隐蔽的车,等了十分钟,沈驰下来离开了,黑包留在车上了。捷达没走,季玟便也留在原地,没一会儿又钻上去一提着手提箱的男人,季玟蹲着半个小时的空,这车接待了四个人。

    再等下去沈昱宸要生气了,季玟钻出胡同,附近有家肯德基,季玟买了一盒蛋挞一杯玉米汁打算抄近路回家。

    季玟前脚进胡同,后脚胡同就被辆车堵住了,下来四个彪形大汉,个个穿着批发西装,团团围住季玟。

    安保这么严格,沈驰刚刚就是在还钱吧。

    “各位,”季玟叹了口气举起双手,“我什么也没看见,你们知道的,那车停在那里连牌照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举起手才发觉手上还提着吃的,季玟不动声色放下手,将肯德基藏在背后。

    彪形大汉之一开口道:“那就和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这人开口一股粤语味,季玟自然不可能和他们走,“这可不行大哥,你看你看,我儿子点名要吃的蛋挞,小孩还等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那人翻了个白眼,上来就扯季玟,季玟连忙将蛋挞玉米汁放在地上,侧腰回身顶了他一下,余下三人见季玟扭身顶翻一人,纷纷扑上去。

    季玟趁乱闪身送肘又将一人干翻在地,一记直拳生猛地怼上第三人肋骨,下蹲避过攻来的手臂,单手翻起身,膝击第四人。

    过了几招那四人知道不是对手,警惕地退回车边。